今日  石嘴山网   首页  石嘴山日报 帮助    
  文章搜索
放大  缩小  默认
金秋十月挖洋芋
  ■火霞(西吉)
  洋芋蔓早干透了。
  碧绿的田野变成了黄褐色,一种空阔和熟暖的静谧扩散开来,饱
  满的泥土发出细微的“咝咝”轻响。我坐在地
  埂上,能嗅到成熟了的洋芋从土层里散发出来的清香味,也有一点点鲜牛奶般的腥气味。
  父亲工作忙,顾不上家里的农活,母亲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她先清理整顿窑窖,把上一年遗留在窖底的干土清运出去,再一筐一筐地把潮湿的新土搬进地窖。随后,再串好苫洋芋堆的草帘子,草帘子通常用麦秸或高粱秆做成,温暖、透气还保湿,用来防护洋芋再好不过了。接下来,母亲开始检查架子车,看车身是否牢实,轮胎是否漏气;再检视铁锨、铁耙、锄头、背篼、麻袋等用具。等她一样一样理清楚,整顿好了,就专门等我们姐弟几个人十一长假放假回家。
  那时,正是金风送爽、瓜果飘香的季节。天蓝得没有边际,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开了,呱呱鸡在草丛中欢快地叫着。这么美好的天气,这么美好的景致,干什么不好呢?母亲却要将时间全部安排来挖洋芋。
  母亲拉上架子车,急慌慌往洋芋地里走,怕去迟了洋芋会自个儿跑了似的。我跟在母亲身后,很不情愿地嘟着嘴,对挖洋芋这事儿厌恶极了。暗自可惜我的黄金假期就要在洋芋地里白白浪费掉了。十一假期几乎成了我们这些农村孩子回家挖洋芋的专门日子。
  母亲明白孩子们的心思,有时候她很生气,骂我们几个不识好歹,好吃懒做,长大了肯定没有啥出息。有时候她回头看看气喘吁吁的我,眼里有一丝不忍,便让我爬上架子车厢,她连同一车厢的农具一口气拉到地头。
  母亲不会歇息。她一到洋芋地边上就一下子扑过去,锄头接二连三下去,白花花的洋芋蛋蛋像小兔子一样从松软的泥土里跳出来,越跳越多。母亲看着一个个饱满浑圆的果实,乐不可支,干劲越来越大,高兴得停不下来。
  母亲挥着锄头挖的时候,为了不影响进度,我要拽拾洋芋蔓。虽说这时候的洋芋蔓已经完全干枯了,没有了鲜活时期的分量,但一支一支捡拾起来还是很费劲,没过多长时间,我就筋疲力尽了。除了捡拾洋芋蔓,还要马不停蹄将满地凌乱的洋芋蛋一颗一颗归到一处,再拾进背篼或筐子里,然后倒到架子车厢里,和母亲一起运送回来。期间的辛苦可想而知。我因此常常抗议。母亲边挖洋芋边数落:有本事就好好念书,长大了就去挣工资,别再回来种洋芋,否则这苦是少不了的。
  那时候,我的确是下了决心,最大的愿望便是将来别再挖洋芋。
  大约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我再没有挖过洋芋。然而,岁月所沉淀的,并不是孩提时候的辛苦厌恶。我常常回想起年少时在农村老家干农活时的场景,一种油然而生的舒畅和踏实感,对农村淳朴生活的怀念,对大自然的热爱,对亲人的依恋,深感那种切肤的温暖和亲切只有老家才有,只有泥土才有,只有庄稼才有!
  父母已经老了。想起当年母亲在洋芋地里挥汗如雨,拉一架子车洋芋蛋在土路上健步如飞的身影,再看看她现在蹒跚踯躅的背影,真的想喊一声:“孩子,你妈叫你十一回家挖洋芋呢!”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嘴山日报 近期报纸查看 更多>>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金秋十月挖洋芋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1 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Copyright@2016数字报系统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所刊作品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