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石嘴山网   首页  石嘴山日报 帮助    
  文章搜索
放大  缩小  默认
过年的饺子
  曹吉芳(平罗)
  过春节的时候,最让我垂涎欲滴的是:过年时的羊肉粉汤饺子。
  每年的大年三十,我和母亲准备饺子馅。把肉切得细密,擦好黄萝卜,剥好葱姜,把它们混在一起,放在案板上使劲剁,直到细碎。然后架起锅,放入一点油、辣椒面、调和面,把剁好的馅放入锅中不停翻炒,直到水分蒸干,油浸出来以后,饺子馅就算做好了。
  包饺子首先得和面,和面是个技术活,要用凉水和,还要和得硬,和好后用碗扣住,让面醒着,等面醒好了,反复揉,让面团光滑圆润有韧劲。这样擀面皮时不粘,包的时候,饺子皮容易捏住,吃起来还有劲道。
  饺子馅调好以后,便开始包了,把面搓成长条形,揪成均匀的剂子。放在手心反复揉圆,再擀成圆形的面皮。面皮要中间厚,边缘薄,这样包出来的饺子不容易煮烂,经过食指和中指的环形挤压以后,形状像极了一个挤扁的核桃。
  在传统的习俗里,人们喜欢把钱币包在饺子里来测试自己一年的运气好坏。谁能吃到,就预示着,谁下一年的运气好。这是家乡的习俗,流传很久了。洗干净几枚硬币,照例由公证无私的父亲来包。可是我们这些贪婪的小心眼,还是趁父亲不留心,伸出黑黑的小脏手,企图偷偷地做个记号,没想到在雪白的饺子上留下了罪证。一枚寓意特殊的钱币,带给我们无限的期盼和快乐,那种快乐,却是今生再也找寻不到的,只能用来回味。
  那时,家中只有父亲会包老鼠饺子。尖尖的嘴巴,大大的肚子,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惟妙惟肖,着实吸引我们。每到此时,我们便缠着父亲给我们包,一向脾气暴躁的父亲也变得格外柔和,我和弟弟围着案板各自圈划着我们的饺子,这是我的,我说。这是我的,弟弟更大声说。父亲看着一对儿女,慈祥地笑着。
  在我们包饺子的同时,母亲泡完木耳、粉条、黄花、蘑菇,切好粉块以后,便开始炒羊肉汤。把切好的羊肉丁,放入烧热的铁锅中反复翻炒,炒干水汽,直到浸出油。放入葱、姜、蒜、辣椒面,爆炒一会,再加入少量的水,反复炖煮,直到羊肉烂熟,最后加入适量热水。
  最先入锅的是饺子,母亲依据各种食材煮熟需要时间的长短,依次放入。饺子即将出锅的时候,放入粉块。出锅时,再放入香菜韭菜。一锅羊肉粉汤饺子就做好了,白有粉块粉条,黄有黄花,黑有木耳蘑菇,绿有韭菜香菜。颜色纷呈,白绿惹眼,形状错落有致,令人食欲大增。
  在家乡,饺子是过年的主食,寓意着团圆,和气,美满。那时父亲尚在,儿女全部回家过年,一家人,甜蜜,幸福,如今回忆起来是满满的幸福。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嘴山日报 近期报纸查看 更多>>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过年的饺子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6 版:文艺副刊】
Copyright@2016数字报系统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所刊作品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