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石嘴山网   首页  石嘴山日报 帮助    
  文章搜索
放大  缩小  默认
钟声嘀嗒
  □秦鹏(惠农)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村里上小学,每天早晨六点开始早读。教我们的冯老师是一位年过四旬的民办教师,他住在学校,宿舍就是办公室,紧挨着教室,因此每天他总是第一个来到教室,把门打开之后便站在教室门前迎接我们到来。
  早读课我们的任务就是背诵前几天学习过的课文,临下课时冯老师总会随机把一部分同学喊到那张破旧神圣的讲桌前当堂检查,慢慢我们就找到了“规律”,那些不认真完成作业的,还有早读迟到的同学最容易“中奖”,因此我们每个孩子都特别害怕迟到。
  那时,父亲患有脉管炎,虽有一门精湛的木工手艺,但是经常发病,一整年下来几乎有好几个月要住在医院,不能外出揽活赚钱,还得四处借债求医看病,母亲一个人操持着几亩薄田,养着几只羊,情急之下变卖几个现钱,家里条件十分清苦,母亲当时连一个挂钟、甚至一块手表的钱都凑不起来。
  没有钟表,自然无法精准地判断时间,而母亲又担心我上学迟到,所以尝试了许多办法,我跟着也吃了不少苦头。
  母亲一晚上要多次起夜,时而竖起耳朵听听外面的动静,时而掀起窗帘观察窗户前月光的投影。有一次我凌晨就被母亲急匆匆地喊了起来,担心迟到我一路摸黑跑到学校,而校园异常寂静,看到那个巨大的“铁将军”威严地把在门上,我才松了一口气,我非但没有迟到还是第一个到校的。在校门口左等右等却一直不见其他同学的身影,我便又摸黑折了回去,到家时母亲十分惊讶,随后便是长长的叹息,在她的辗转反侧声中我又酣然入梦。
  还记得有一次,我在母亲的催促下一晚上先后跑了三趟学校,直到第三次才总算是“踩准了点”,早读回家后我发现母亲蹲在灶边一边烧火煮饭,一边背着我偷偷地抹眼泪。
  往后每天早晨,鸡叫头遍母亲便早早起床,和衣而卧不敢沉睡,全凭感觉,估摸着喊我起床上学。为了不惊扰到我又防止我迟到,经过无数次的摸索和总结,她竟也找出了一些“门道”。
  邻居是一对母子,母亲年龄大了,和我奶奶同辈,我打小便称呼她为宋姑奶奶,儿子是一个鳏夫。因为自幼患眼疾,耽误了治疗,后来发展到双目失明。年轻时家里人为了让他能够学到一技之长,就让他跟着鼓乐班外出学拉二胡,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坚持下去,但是闲来无事他总会操起那柄老旧的二胡,拨弄出一些干巴巴的音符。每天早晨是他固定的“演奏”时段,听着堂屋里那口挂钟敲打五声过后,便摸下地,蹲在院里那棵老杏树下拉起了二胡,曲调算不得优美,但那哀愁的声响总会穿透墙壁落入我家的院子,于是母亲每天在听到二胡的声响后,便知道时钟已经走过了五点,这样我也就不会迟到了。
  有一次他们母子二人到邻村去走亲戚,母亲在鸡鸣过后一直等着二胡的声响,结果那天我迟到了。
  我一路小跑,快到学校门口时,里面远远地传来了同学们的读书声,我疾步来到教室门前,屏住呼吸透过门缝偷偷地看到在教室不时游走的冯老师,那刻我觉得他本就严肃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威严。
  那天,我比平日里更加专心和用功,不一会儿工夫一篇课文就被我背得滚瓜烂熟,我早已做好了被老师喊到那张破旧的讲桌前的准备,却在早读下课铃声响起后收到了一向严肃的冯老师破例的微笑。
  往后,善意的宋姑奶奶便和我们有了一条不成文的约定。每次他们外出走亲戚时,她便挪动着那双小脚,远远地喊着我的小名,热情地招呼我到她的跟前,让她家那口挂钟陪伴我一些时日。
  每次抱着挂钟回来后我都爱不释手,看着钟摆有规律地左右摆动,时而听着几声清脆的声响,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而在田里劳作了一天的母亲也能安心睡个好觉;宋姑奶奶归来时,我却犯起了嘀咕,躲起来直到天黑也不乐意把挂钟还回去。
  那段时间,虽没有一个挂钟准时叫我起床,也没有一块手表方便我准确把握时间,但感谢鸡鸣、二胡声,还有为我上学操劳的母亲,我竟很少有迟到的时候。
  最后,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母亲也终于狠下心来卖掉了家里那只壮硕的羊,托亲戚在城里买了一块石英钟,专等着同村一位走县城的村民把石英钟顺路捎回来。得到好消息的我,吃过午饭就在村口通往县城的那条土路上不时眺望、徘徊,太阳西落我带着几分失落回到了家里。那晚母亲却很兴奋,像个孩子一样在吃过晚饭后焦急、喜悦地等待,玩累后的我早早地睡去了,第二天一早母亲将那块崭新的石英钟故意搁置在了我的枕边,睡梦中我听到了那有规律的嘀嗒嘀嗒声。
  二十几年过去了,那块石英钟还一直端端正正地挂在我家的正屋内,虽然表层那金黄色的镀金已有些斑驳脱落,但母亲一直舍不得换掉。
  每次回家,晚饭后与母亲静静地坐在老屋的土炕上,一同听着那嘀嗒嘀嗒的声响,母亲时而抹掉几滴眼泪,时而又放声大笑。那块钟表总有她讲不完道不尽的故事,而许多往事也总会一股脑地涌上我的心头,那些曾经苦涩、辛酸的记忆却令我十分感慨和怀念。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嘴山日报 近期报纸查看 更多>>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钟声嘀嗒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6 版:文艺副刊】
Copyright@2016数字报系统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所刊作品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